村官梦·我的梦·青春梦(文/梁修明) 
发布时间:2013-06-08 15:36:25

村官梦·我的梦·青春梦(文/梁修明)

村官梦·我的梦·青春梦

梁修明

暖风可人,夏意渐浓。

时光总是太匆匆。转眼间,我从大河之南、颖水之畔来到西南巴渝山城读书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

静水流香,栀子花开,又到一年毕业季。看着学长、学姐们依依不舍的在蝴蝶山下、静湖边畔、士继门旁,穿着学士服拍毕业照,顿时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愫涌上心头。

是啊,还有一年左右的时间,我也将像母校的学长、学姐一样,离开美丽、温馨、宁静的重理工校园,离开传道、授业、解惑的恩师,离开朝夕相处、志同道合的同学,走出校园,走向社会。

只是,每一次静静的走在校园里,我都在想,年轻的梦、年轻的心,到底该如何安放?千回百转的挣扎之后,不论何时何地,我青春的心,从未忘却那个最初的梦想——“村官梦”。心里一直想,在明年毕业后,在西部,在基层,在农村,全心全意、踏踏实实的做一名大学生村官。

说起我的 “村官梦”,我以为,这不是一时兴起的冲动与做作,而是一种经历、思考、沉淀之后无悔的青春梦想。

大舅今年62岁,是一位连续干了30多年的老支书。他为人正直、无私奉献,为村里的发展不辞辛苦、任劳任怨。

多年来,为了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大舅带领“村两委”一班人,不辞辛苦劳累的多次南下苏、浙,北上京、津,推特色、找项目、跑资金。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大舅和“村两委”一班人的不懈努力下,他们村和江苏的客商在村上合作建立了板材生产基地,和北京几家大的农产品及蔬菜批发市场也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去年春节去看望大舅时,他像一个快乐的小孩子说:“看着一堆堆小山似的木头,加工成一车车材质精良的板材销售出去,能够让大家的钱袋子越来越鼓了,这比什么都好呢!”

为了改变村上“晴天尘土漫天飞、雨天泥泞难出行”的道路状况,打通村里的便捷通道,大舅不辞辛苦的多方奔波协商,最终成功的争取到了村上的道路建设项目。前些年,为了改善村里小学的办学条件,大舅不惜拿出家里多年积蓄的几万块钱,全部用于村里小学的教育事业。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如果说,我的“村官梦”深受大舅的熏陶与影响。那么,我想,自从20109月进入重理工将近三年来,更让我坚定了这份至真至诚的青春“村官”梦。

三年来,作为一位青年大学生,有幸多次参加社会实践服务活动,让我对西部、对基层、对农村有了一个更为深刻而全面的认识和了解。不管是2011年暑期在巴南区天星寺镇单石村开展“三下乡”社会实践服务活动,还是2012年暑期在渝黔接壤的西南小镇綦江区赶水镇开展“三下乡”社会实践服务活动,亦或是每个周末在涪陵区新妙镇十字村的留守儿童课堂上……每一次走出大学校园的社会服务实践,都让我更真切的聆听到心灵深处青葱的深情呼喊。

我不会忘记2012年暑假在走访党的十八大代表、被誉为“群众贴心人”的綦江区赶水镇示范村一居社区党支部书记李安艳时,她深情而朴实地说到“一个党员就是一面旗帜,一个支部就是一座堡垒,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就要为人民办实事。”这句质朴而真诚的话语让我们许多同学顿时眼角泛起了晶莹的青春泪光。

我不会忘记,每次周末去涪陵区新妙镇十字村的留守儿童家园支教时,那一双双对知识、对未来、对大山之外美好世界渴望的明眸。

我不会忘记,2011年暑期在巴南区天星寺镇单石村开展“三下乡”社会实践服务活动时去当地看望空巢老人后,返回时那位老大爷及忙转身跑回里屋,拿出了一袋珍藏了好久的玉米糖,硬是热情的为我们一人捧了一大把……

青春,因梦想而绚丽,因奋斗而精彩。正所谓,“贤者报国立功,当在缓急有为之际”。

村官梦,我的梦,青春梦。我以为,青春的路本就应镌刻着担当、奉献、奋进的梦想与注脚。我也坚信,我的梦想,能在西部,在基层,在农村,粲然点亮。

(来源:第281期《重庆理工大学报》 责编/覃元理 学生助编/李鑫)

阅读次数: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