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望(文/肖又苇) 
发布时间:2011-06-09 23:45:30

愿望(文/肖又苇)

 

 

愿望

 

(文/肖又苇

 

2011这个寒假,我窝在家里,开始学文学青年,跑到西西弗买一大堆的书。我看《围城》,看《邓小平的三起三落》,看《钱钟书讲文学》……有机会就找朋友谈谈我看了哪本书,那本书哪点好。一时间好奇自己怎么突然变得矫情了,喜欢在朋友面前充文学青年。想想又觉得其实这样挺靠谱的,起码自己的选修课全部与文学有关,是该多读读与文学有关的著作。

 

放假期间,我无意间看到一档节目。节目中嘉宾说了这样一句话“失意的时候,吃不起饭倒不是最糟的,最糟的是做什么都没有成就感。”

 

我是很认同这句话的,起码就我而言是这样的。事实上,我过去就是这样的,满腔热情,偏偏大大咧咧。俗话说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来到重理工,心志竟也真如同这俗话样,慢慢细心,慢慢稳重。

 

我的愿望,不过就是用自己生涩的文笔和浅陋的词汇精准地把我所看到的世界描绘下来。就像用锋利的小刀剥开表面,然后把我所看见的现实如实地反映给任何看到的人。所以我常常试着把任何一件有意义的事记在脑子里,包括身边不经意发生的小事,并逐一进行一番个人的议论。然后把这件事所投射的社会现象扩大,找出源头,也就是所有现象的产生起因。但至今为止,我都没有理清过哪怕一次。就像蝴蝶效应,我发现所有真实存在事实都是经过一大串连锁反应后的结果,没有起因,没有独立存在过。所有现象相互牵绊,相互影响。所以我的尝试无非是徒劳的,我没有引导读者思维的权利,我只有叙述的权利,仅此而已。我只能清楚有条理地描写,剩下的,就仅凭看客自身的思考了。我所谓的愿望,不过是写出容纳万象,引起尽可能多共鸣罢了。

 

看了《围城》,我不得不佩服的是钱钟书的文字。他每一个比喻都是精辟的,或通俗,或高雅。看着自己的文字,单薄无力,像无法激起涟漪的羽毛,自然无法引起共鸣。忽然觉得这样想的话过于悲情了,不过想多了也会烦乱,甚至不安。也就自然产生了务实的想法,欲获得一丝平静,以及希望自己处于一个安宁的世界。

 

记得一部名为《墨水心》的电影,开篇时的旁白说——有些人,天生就有一种天赋,那就是他所讲的故事,里面的人物都会在他讲出来时复活,变为实体。这样的人,被称为“银舌”。

 

如果真有的话,我倒是很愿意成为一名银舌,然后把所有美好的童话变为现实。即使本质依旧不变,我也希望这个世界哪怕是表面看起来平静就好,幸福的生活,仍然生生不息。

 

阅读次数: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