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世界,从此与我无关 (文/杨 敏) 
发布时间:2011-06-09 23:37:40

你的世界,从此与我无关 (文/杨 敏)

 

你的世界,从此与我无关

 

(文/杨 敏)

 

 

20岁,我不知道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但是我是到了20岁才真正认为自己成年的,不知道是我的想法比较独特还是我普遍比别人晚熟2年。上大学了,似乎什么都没变,又或者什么都变了遇到了一些人或事,错过了或者错了,正确的似乎没多少件很多以前的想法都被证实是对的或者被证实是错的实现了一些以前的所谓的理想或者说仅仅是一个愿望,但是实现得往往让人感觉措手不及而又啼笑皆非更坚信“因果报应”了,哪怕自己一直都在种因却从来没有结过果。

我的大学  

   我不是高尔基,这里没有阶级没有信仰没有革命,有的只有平平淡淡波澜不惊。说到底,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就是那种扔到人堆里面就没人能认出来的人如果一定有人说他认出我来了,那一定是又欠钱没还了。  

 

我的大学也是跟我一样的普普通通,可能我是应该像马云说杭州师范学院是全世界最好的大学一样给自己的学校多点赞美之辞但是,我倒真没这么大的勇气。不过,我的大学倒也没让我多失望,这倒是真的。大学四年,似乎所有大学里面有的风气坏毛病,在我身上都能找着那么点影子,但是好像偏离轨道又不是很离谱。跌跌撞撞地混到了大四,遍体鳞伤,虽然算不上有多完美,但是至少还是算得上完整。没有过什么天惊地动的故事,也没有什么值得给后代或者后后代传颂的英雄事迹。若干年后,自己想起大学四年,会恍然惊觉:哦,原来这就是大学;别人想起了(如果想起了),可能会说一句:XX啊,知道啊。顶多如此,在这段岁月里,没什么故事,好像也没什么事故------至少至今如此。

 

一辈子有多长呢?保守点,60年吧。大学的4年在这60年中似乎也还是有一定的分量了,不可忽视。不过大学能留下记忆的地方似乎不是因为时间有多长,而是因为这段时间里面的人和事。也就是只跟空间和人有关,跟时间无关。若干年后,我们记得的只会是在美丽的花溪河畔(尚且不去追究是否真的美丽),我们在一起无聊过,一起虚度过,一起开心过,一起爬山过,也一起喝酒过一起为了考试临时抱佛脚,一起扎一毛钱的金花到凌晨3点一起讨论诸如从这一楼跳下去会不会摔死这类荒诞的问题……因为,这些都是此生独一无二的。若干年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一毛钱的硬币了,但是一定不会忘记大学时一个一个收集的硬币,最后都重得担心有一天会梦游用作凶器;若干年后也一定不会记得大学时候一天都泡在网上干了些什么,但是一定不会忘记那叠厚厚的流量卡拿在手上的那种沉甸甸的感觉。这所有的一切,都将伴着我们消逝的青春融进记忆里,一直带到我们走进坟墓的前一刻。

 

你的世界从此与我无关------这是很早就该说的一句话

 

白岩松在江西财经大学的演讲上说,每个人看世界的眼光是不一样的,学法律的人是用法律的眼光看世界,学新闻的人是用新闻的眼光看世界,那么,学理的人也在用理科独特的眼光看着世界。所以,我也在用我的自己的眼光看着世界,姑且不去想我的眼光是不是真的独特。

 

不知道是谁说过人不可能两次穿过同一条河流,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会有人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这些问题的答案很重要吗?好像还不及下一顿要吃什么重要,所以为什么要去纠结这么多呢。

 

我也摔倒过,但是我不是爬起来了吗。我现在还好好的,我为什么要老是去想摔倒的时候的痛苦呢。我也曾做过噩梦,最严重的时候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一个人迎面走来,正拿着一把匕首插进我的心脏,清晰得不能再清晰的痛,撕心裂肺,痛不欲生,最后痛醒了,发现原来是梦。如果梦也算是人生经历的话,我的阅历也算是相当丰富的了(我们的经历倒也真是无法复制的啊,印尼海啸了,汶川地震了,奥运开到中国了,神七升天了,嫦娥就要奔月了,黑人当上了美国总统了,几百年难遇的日食也让我们赶上了,连国足都打进过世界杯了,我们的人生还缺什么呢。)。有的梦如此逼真,仿佛亲身经历一样;反倒是有的真正经历过的事,想起来觉得倒像是做梦。

 

管他是做梦也好,现实也罢,现在我不是醒着的吗?我现在正清醒地坐在电脑前打字,这足以说明以前的一切都不重要,所以也就没必要去为过去纠结了。

 

一共四年,却已四年。在这四年的尾巴上向自己过去的青葱岁月说再见。不再为过去纠结,大声的告诉过去:从此,你的世界与我无关。

 

 

阅读次数: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