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桥,流水,人家 (文/雷俊铃) 
发布时间:2011-06-09 23:33:27

小桥,流水,人家 (文/雷俊铃)

小桥,流水,人家  

(文/雷俊铃)  

 

一如既往的静谧,加之淡淡泥土香醇,记忆中家乡的味道,或浅或深凝固成型,为之动容!

 

没有霓虹绚烂,没有酒绿诱惑,白昼清新如画,除却图绘和雕琢,摒弃浓妆烟熏,如是拾起半掌红叶于手心,不敢怠慢,藏之于心,小心珍视;几近黄昏,精神和心情的突兀,抵御不了自然地神奇魔力,慵懒了失落,荼靡了邪恶;晚间林静,总是不忍心熟睡,不敢心去打扰这般难得的睡梦仙境。偶尔林间的嘶嘶鸟语,也全当午夜丝竹悦耳,哪有惊悚,哪有杂念。

 

春日里的小桥,不再有冬日凝固的娇小,显得尤其的“伟岸”,左邻右舍聚集小溪两畔,洗衣嬉闹,春日暖阳,照得人懒洋洋,乐哈哈,直至每个人的心窝,明亮了整个季节,唤醒了柳絮杨花,热闹了整溪鱼儿,意乱情迷了整个春天。

 

继续热闹的是仲夏,它总是不怎么消停,任凭地说着、闹着,却没人去心烦意乱,没人去打扰阻隔,静静聆听,那些好似白鸽、玉兔的窃窃私语,又好似知了、蟾蜍的结婚嫁娶,好不热闹!在某些瞬间刻画成一幅幅纹理清晰的壁画,就搁置在潺潺流水中,冬去春来,千秋万载,永不褪色,鲜明如初。

 

渐渐自由的秋风平息着高调的烈日,取而代之的是一支柔美的舞蹈,田间地野,疯长过后的草氏家族开始了他们生命最后一程的演绎,随风飘摇,随风悦动,他们尽情的把大自然的规律利用到极致,运用到完美,只为舞出一支销魂舞。怎么就适应了这迅速的变化?真的一切都乖乖的维系着这诡异变幻的生活圈,人们简简单单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在秋的季节里收获着,庆祝着,感恩着···

 

冬日的厚积只为来年的薄发,迩来清晨凝结的薄冰,冰下的水体开始它不为人知的冬眠,即便只有那么几个小时,在温润的空气中暴露得一丝不露,在晌午的那几个时辰里,由厚变薄的冰层传来支离破碎的声音,河体得到释放,河水恍惚着流淌,缓缓的,慵懒的,保持着这个季节本该的属性。没有强求,也没有禁锢,就让与生俱来的性格在这一刻裸露闪耀。

阅读次数: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