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角声在等待中消弭(文/张琼先) 
发布时间:2011-06-09 23:18:44

号角声在等待中消弭(文/张琼先)

 

 

号角声在等待中消弭

(文/张琼先) 

 

“听不见号声,你就是给我打剩下最后一个人。也得给我继续打下去。” “是。”

 

——《集结号》

 

最简单的对白,谷子地用男人的尊严捍卫着。
战场上子弹横飞,硝烟密布。
大地震颤着,声音嘶喊着。
始终抱着希望,等待号角声的响起。
没有边际的路途,希望愈来愈渺茫,指导员不断报数,战士愈来愈少。
直到最后,希望落空了。

吕宽沟死去的那一幕,我始终没有办法淡去感情。
为敬爱的连长,匍匐在遍是尸体的地上,寻找一块手表。
因此而丧命,临死的时候,手里依旧紧握那块表。
谷子地看着即将死去的他,难过。

九连的战士只剩一人,谷子地。
侥幸得以存活的他,发现原来的部队改了编号,他找不到组织。
而九连牺牲的烈士们也被认定为失踪。
谷子地开始了艰难的寻找,为九连的兄弟们讨个说法,也为了探明当年集结号的真相。
就这样执着地寻找,不忍看战士们这样委屈的死去。

寻着那微薄的脉迹,坚持着。
战士们曾经戴过的头盔,一个一个的将它们安放在一片广阔的田野上。
墓牌上只有四个字,无名烈士。
谷子地带者哭腔。
说:爹妈都给起了名,怎么都成没有名的孩子了。

眼不好使了,耳也不灵了,谷子地的信念却更坚韧了。
弃车保帅是整个连牺牲的原因。
掩护了大部队的逃亡,九连却给敌人咬死。
哀痛者沉悼这不公平的宿命。
谷子地的情感泛滥了,在刘泽水的坟前肆意泼洒。
之后的他,在煤山上挖掘战士的尸骸,仅仅是为了证明。
曾经的他们死于这片土地,他们的鲜血还有残存的气息。

就这样子疯狂的挖,一挖就是几个月。

最后为战士争取到了荣耀。
满目照耀的光辉。

看的时候,眼睛里始终有泪花,忍了回去。
耳膜,喉咙痛痛的。
英雄们等待的号角,没能响起。
却在我们的心底留下了巨大的声响。
发出无法平息的波澜。
原来每一个牺牲,都有不朽的传奇,它们照耀在我们的脸上。
给我们久久的感动。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无名烈士!
致上最真挚的敬意。

 

阅读次数: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