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桑花不哭 (文/黄 黎) 
发布时间:2010-04-28 22:37:18

格桑花不哭 (文/黄 黎)

 格桑花不哭  

 

 

   4.21,玉树地震全国哀悼日。

夜幕徐徐低垂,闪电划开黑夜,雷声大作,在窗外轰轰作响,大点大点的雨滴落下。我在温暖的灯光下漫不经心的浏览过一个又一个灰色的网页,地震已造成2220人死亡,70人失踪,12135多人受伤,还有那些凌乱的图片。思绪却早已飘回两年前的五月,那场地裂的灾难,有很多个夜晚也是这样的雷雨交杂,坐在床上的我清醒的异常,看着窗外的树枝在狂风的推动下左右摇摆,拍打在玻璃窗上啪啪作响,想着未知的余震会在哪一秒袭来,想着关于逝去的生命,想着若可以躲过这一劫又会怎样去生活······朋友发短信问我:有没有默哀?记忆倒退,那一天,我们是同桌,正听着老师评讲试卷。在桌椅摇动的那一刻,我们对视的眼里有茫然,有惊恐,教室里倒下的饮水机和掉落下的钟给所有的狼狈作了最好的注脚,指尖掠过的墙体裂开了缝,左右不定,像是激荡起的水波,伴着唰唰而落的白灰。好友的手紧紧攥在一起,给予彼此力量,在一起,我们只想在一起,肩头有同伴洒落的泪水,满满的都是对家人的牵挂。从那一刻起,我们忘却了以往的隔阂,意识到了友谊有多么珍贵,明白了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是如此的在乎自己的家人,世俗口中的冷漠、自私、骄傲、不负责任真的只是表面被强加的定义。

 

若没有亲身经历过,也不会明白地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若不是感同身受,就不会了然其中的滋味。2000多条生命的逝去,就是2000多个家庭的破碎。那些有着纯净双眸的小小孩童还在睡梦中酣睡,梦里的季节是什么颜色,小脑瓜里是不是还有一场飞行的画面,一曲五线谱上的舞蹈,只是他们,在梦中沉沉入睡,似还未绽放就匆匆从枝头掉落的格桑花。

 

玉树,三江的源头,有着世上最大的玛尼堆。高原的草地,一望无际的温柔起伏,延伸到天际的尽头,地面浅浅流过的河流合着雪山纯净的冰凉,还有那一抹美丽的僧侣红。与以往的地震不同,在这片土地的废墟上,不仅有战士们的迷彩服,黄色的消防服,还有一抹沉静的僧侣红。那些从寺庙下山的僧人,都纷纷参与到这场救援中,他们在遇到遇难者时,都会围坐在其身旁,诵经超度。对于生者,这无疑是一种对灵魂、对生命的尊重,那些魂魄在他们的吟诵声中一定可以飘向那个金沙铺地的西方极乐世界。而在众多信众心中,这些僧侣红所代表的坚定信仰,那种对佛教的笃定不疑必然可以激起他们努力活下去的信心。那顷刻间的地动山摇将他们的心重重创伤,所有的痛楚,让十三亿个臂膀去扛负,也可以变得很轻:十三亿颗微弱的爱心汇聚在一起,也可以有大大的力量。

 

远离地震灾区的我们,可以做到只有捐钱捐物,哀悼,还有用文字记下心中的触动。当目光越过山谷,淌过河流,那片淳朴土地的美丽已被毁坏,在这个四月,上空飘起了雪。我们见证了暴乱、雪灾、西南干旱和现在的地震,知道了一个个远离我们视线的美丽小城,却是因为一场场让人们受苦受难的灾难,我不愿再以这样的理由去熟知很多地名。

 

面对大自然的浩劫,生命的凋零,除了为生命祈祷,向自然敬畏,我们有更多理由相信坚强勇敢的中国人民一定会携手共渡难关、同舟共济。

 

听——那些已经复课的孩子,坐在简易的板房里,传出了朗朗的读书声,清脆而明亮,这是一种希望,暖在心窝,可以渐渐治愈心头的伤口。让我们轻轻的擦干他们眼角的泪水,格桑花不哭。

 

玉树。临风不倒。

 

 

 

 

 

 

 

 

 

 

阅读次数: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