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香( 文 / 瞿晓忆 ) 
发布时间:2009-01-06 17:54:58

梅香( 文 / 瞿晓忆 )

 

 

   

 

/ 瞿晓忆(10721620109

 

    闹腾的08年,就这样平静地走过了。行走在寒冷的风中,不停地跺跺脚,缩缩已然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脖子,诅咒这般阴冷的天。我个人是非常不喜欢冬季的这种阴冷,如同被活生生塞入了冰箱,瞬间失活,眼前的一切灰蒙蒙。恍然间,一股淡然的幽香袭来,是腊梅。

 

      还记得每年这个时侯,家中都会买来一支支梅枝,插在花瓶里,不多久,满室芬芳。带着独特的气味,花香扑面袭来。长长的枝桠,上面结满了朵朵淡黄色的蓓蕾,每一朵是那么小,那么羸弱,就如颤颤巍巍的秋叶,轻轻一碰,便掉落于孕育自己的枝节。但每一朵花中所散发的馥郁香气却又那么令人惊异,可曾何人会想到这么小的骨朵却蕴含这这么浓的香?

 

      还记得小时候将掉落的花藏入铅笔盒,一直合着不打开仅仅是为了得到香香的橡皮,还记得将散落的花泡进茶里,一直等着氤氲出来的水气沁着花的香味而美名曰“花茶”,还记得将它放在衣兜里,一直放着希望自己衣服也能沾染上其馨香,还记得,还记得将它夹在书中,将它……这些是小时候与腊梅的小秘密,现在想起,还是觉得很熟悉,就像一个相识多年的老友,不一定时常相见,却有着无时不刻的默契。

 

      一楼外面种着几株腊梅,一年中大部分时间是默默不起眼,细细的枝桠,枯黑瘦小。连小鸟立在其上之时都会给人一种即将折断的幻觉。像快要油尽灯枯的老人,在四季中苟延残喘,令人不禁忧心它们是否可以熬至冬季甚而吐露芬芳……可在观察许久之后,渐渐觉得它们是最善于伪装的大师,骗取了泛滥的同情。冬至后,四周一片肃杀,萧条的背景色却正衬托出它们的向荣,总是喜欢不合时宜的狂欢。却也正是这样,显现出了的是个性,昔日牡丹不畏权势发配洛阳,今日腊梅不畏严寒隆冬开花。也正是这样,在这萧瑟的环境下更呈现出了她别具一格的美好。很难想像,这样细细的枝,竟可孕育出这样的花!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这是王安石的诗。试想走在雪后的街上,四周白雪皑皑,天寒地冻。经过一堵墙时吸了吸冻得通红的鼻子,一丝暗香绕过心头。墙角处和别的地方一样逊白一片,看着那团白,暗笑如若不是那一缕幽香,恐怕自己也会以为那里仅仅是一团雪了吧。此梅以自己的香,与雪相区别,以大智若愚的狡黠,向路人证明自己的存在。虽说那墙角的梅,早已枯萎在墙角,那经过的路人,亦早已湮没在街道。但这几句诗,依然将过去的那一幕一次次的复活,重放。我们,亦然可以想象……

 

      想着刚才嗅到的梅香,心情豁然舒爽。如午后漏进古老木窗的阳光,洒在踩过会嘎吱作响的地板上,不多不少, 一米 阳光。透过透明的光束,看见浮游的灰尘自由的飘荡。

 

      静静地走在寒冷的街道,心中回绕着那氤氲不散的馥郁馨香。

 

      不经意抬首,墙角,数只梅。

 

阅读次数:
[关闭窗口]